第一卷 长安·花祭 12 莫名的侧写画像

    第一卷 长安·花祭 12 莫名的侧写画像 (第1/3页)

    夜色中,一只黑翅大鸟划破天际,犹如一片压低的乌云,叫声压抑而惨淡。

    少女听到窗外飞鸟叫声,收起眼眸,只一瞬便从江祭臣紧握的手中挣脱。

    江祭臣从床上起身,向少女逼近,眸子里有星光闪烁。

    “我可是该认得姑娘?”江祭臣语速很慢,很轻,听上去宛若无痕的哀伤,却令空气中都透着压迫感。

    少女只垂下头去,随着江祭臣的紧逼而慢慢后退着,她的身体竟微微颤抖着,像是害怕,又像是期待。

    一直被江祭臣紧逼到墙角的位置。

    夜色下,月光照在江祭臣干净好看的侧颜,而那侧颜,渐渐压向宛若兔子般惊慌失措的少女。

    “我为何该认识姑娘?”江祭臣复又问一句,脸越来越靠近少女清瘦的脸。

    少女抬起眼眸,四目相对的瞬间,江祭臣能感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和那从未有过的躁动。

    江祭臣的身体也开始随着靠近少女而微微颤抖着,他深深看着眼前的少女。

    那邻家少女的模样,楚楚可怜。

    但他更是清楚,如此深夜,只身出现在陌生男人卧房的,必不是普通人。

    江祭臣声音嘶哑:“嗯?姑娘为何不回答我?”江祭臣的两只手搭在墙上,正好将少女完全圈住。

    少女渐渐不再惊慌,也完全不闪躲江祭臣的脸。

    红唇轻启,踮起脚,反而靠近江祭臣的方向。

    眼神哀怨,纤细的手指环住江祭臣的脖子:“我很想你,比你以为的还要想......”

    江祭臣一顿,身体剧烈的颤抖一下,神色变得慌张,想要脱离少女,少女反而反客为主,一把便将江祭臣的脖子拉下来,甜糯的唇印在江祭臣的唇上。

    江祭臣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满身是汗。

    刚刚,不过是个梦,但这样的梦却是不常有的。

    江祭臣的心跳很快,他身上的汗水黏在中衣上。

    腰间的玉佩却是红灿灿的,几乎透出血色来。

    江祭臣跳下床,看着被风吹打的窗户。

    刚刚少女光滑的脚踝似乎还停留在窗棂边,刚刚的吻,似乎也还留在唇边。

    江祭臣轻锁眉峰,手不自觉得拂过唇角,那莫名的香味似乎还飘荡在房间的空气中。

    真的是梦吗?亦或是,自己被什么迷了心智?

    月光照射在墙上挂着的画作上,那没有画上五官的画作在江祭臣看来,似乎已经有了眉眼的颜色。

    梦里那少女,就像是画作中走出来的女子,是否正是他心底深处埋藏的秘密?

    可为何,少女不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反而要趁夜如此相见?

    江祭臣枯坐在桌子一旁,他的脑子很乱。

    远处夜色中,穿着薄如蝉翼的红色纱裙的少女,赤足站在西市楼顶高出,远远地看着江祭臣,满眼哀伤。

    随后,飞身朝楼下而去,消失在夜色中,空留下一阵清脆的铃铛声。

    付凌天一手拿着佩刀,追出来的时候,只见那道红光顺着墙角方向划走,已经守在院中的护卫们纷纷围上来:“付大人!”

    付凌天并未回应,而是看着赤蛇阿宁消失的方向。

    几名护卫对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