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痴情与敌意

    07 痴情与敌意 (第1/3页)

    司杨廷大惊,整张脸凑近江祭臣:“你说什么?你能感觉到哀伤和心痛?”

    司杨廷的记忆里,这江祭臣完全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他仍记得小时候,自己被隔壁家狗追的时候,这个家伙只会站在旁边看着,无动于衷。

    他被狗咬了脚趾,这个家伙别说是心疼,连嘲笑都没有。

    而且司杨廷一直都觉得,江祭臣之所以一直对旁人的事不感兴趣,所以才能不被情感左右,才会做出最直观的判断。

    在案子上,江祭臣超越他的推理能力,完全是因为江祭臣根本就是个没心没肺,没有感情的人,且从后来与江祭臣之间的交往,他更是确定这一点。

    但是他就是不愿意信这个邪,他要天天围在江祭臣身边,让江祭臣知道,自己是江祭臣最重要的亲人,让江祭臣对自己萌发亲情。

    按照司杨廷对江祭臣的了解,这个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心痛,什么是难过,什么是哀伤,甚至不知道什么是高兴。

    就像是一个三魂没了七魄的家伙,所以此刻,他听到江祭臣说他难过的时候,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不单单是因为江祭臣说他感觉到什么,主要是因为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竟不如一个没见过面的丫头。

    江祭臣与司杨廷两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近到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江祭臣紧锁着眉头,嫌弃得向后一闪:“离我远点!”

    司杨廷不但没有远离,反而更进一步:“我可是你亲弟弟,不对,虽然不是亲弟弟,但是跟亲弟弟也差不多,你从来不关心同情我,倒是心疼一个没见过面的丫头,我不服气。”

    江祭臣无语得叹气起身:“这是两码事。”

    司杨廷不满得随手将桌上的画笔当做剑一样耍了两下,笔尖指着江祭臣的喉咙:“反正我现在心里不舒坦,你吃我一剑!”

    说话间,司杨廷手中的画笔直接刺下去。

    能看出江祭臣无奈的表情,白衣轻轻一闪,连发丝都没有飘动起来,便躲过了司杨廷的攻击。

    他随手将手中的折扇打开,挡在胸前:“都十七岁的人了,怎的如此幼稚?”

    司杨廷唇角一勾,眼神一亮,飞身上前,攻向江祭臣。

    江祭臣只躲不攻,司杨廷越打越上头。

    小厮听得楼上响声,上楼一探,见眼前情境,像是惯了的模样,叹口气摇摇头:“又跟我家公子打上了,二公子真是这些年都没长进。”说着就要下楼去,却被司杨廷听到小厮的话。

    司杨廷转头怒气冲冲得飞身向小厮:“你说谁?”

    小厮抬眼,便见司杨廷朝着自己的方向冲过来,吓一跳:“公子救命!”

    话未落定,只见一袭白衣,三步两步踩着桌椅的边缘,跃身而来,身体挡在小厮面前:“司杨廷,别胡闹!”

    司杨廷手中的画笔本来是控制好距离不会碰到小厮的,却不想江祭臣突然横在自己和小厮中间,放出去的画笔来不及收回,笔尖一瞬便划破了江祭臣白皙修长的脖子,一道细密的血留下来,染上他霜白的脖颈,竟有些好看。

    司杨廷大惊,连带着身体收手,单膝跪倒在地上,仰头,看到江祭臣全然不觉脖子上的伤,只冷冷得看着自己,护在小厮身前。

    司杨廷上前,关切得看着江祭臣:“喂!没事吧没事吧!”

    江祭臣对身后的小厮使了个颜色,令小厮先行离开后,自己只瞅一眼司杨廷,便抬脚走向桌前坐下,摇着折扇,一脸怒容。

    司杨廷自知惹了江祭臣生气,嘿嘿笑着:“让我看看。”

    江祭臣不理,别过头去看向窗外:“现在高兴了?原以为你是来跟我探讨案情,不料竟是惹得你个没样子的小子莫名生气,一生气起来就要跟我打架,从小到大,你倒是没打赢过我,却还是不自知!”

    司杨廷一愣,尴尬笑着:“倒是少见你说这些话去,你若是真生气了,我给你赔个不是便是了,别气了,好不?”

    江祭臣叹气:“没什么事的话,赶紧走,看见你烦。”

    司杨廷走近,看到江祭臣脖子上的伤口,细细密密的血珠子透出皮肤:“我错了还不行吗?下次我下手轻点,尽量不伤到你。”

    江祭臣白了司杨廷一眼:“还有下次?”

    司杨廷不再说话,只转身去拿出干净的手巾。

    江祭臣这里的东西他太熟悉了,什么东西放在哪里他都清楚,江祭臣也任由他去。

    司杨廷拿着手巾走近江祭臣,认真得坐在江祭臣的身边,仔细得帮他擦药。

    江祭臣也不再闪躲,司杨廷小心翼翼得忙着。

    江祭臣眼神一顿,突然看到窗户外,人群中一个身影,那身影行色匆匆一闪而过,但全然被他捕捉入眼。

    那是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在他身边围绕似乎已经有些时日,之前不曾注意过,但刚才,只轻轻一瞟,却与那男人眼神对视,从那眼神中,他似乎感受到一丝敌意。

    江祭臣下意识起身,奔向窗户边。

    司杨廷正在抹药,笨手笨脚得满手药膏,见江祭臣起身,手和身体下意识也跟着起来:“哎?干嘛去?药还没抹完呢!”

    江祭臣看向窗外,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他眼神冷峻:“你说你之前见到有人跟在我身后,距离近到让你以为我跟他一起来的,你还记得吗?”

    司杨廷思索着:“对,若早知道你并不认识那人,我肯定上去抓他。”

    一提到案子,司杨廷就来精神:“据我分析,他半夜也在房顶看着张员外家的话,有两种可能,第一,他也对张员外家的事感兴趣,或许,他才是真正的凶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必须要把他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