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魂焰引

    04 魂焰引 (第1/3页)

    整个张员外府邸炸了锅,仆人们跪了一地,为首的便是那小书童,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老爷,公子昨夜回来时便是这样,整个人痴痴傻傻,像是丢了魂儿。”

    张员外一怒之下,抬手将茶碗砸向小书童,气得全身发抖:“若不是你照顾不利,何来这糟心的荒唐事,我儿从小聪慧,谁人不知他是今年殿试高中的不二人选?眼看殿试就要到了,这下可好!这下可好!”

    屋子里的奴婢下人们们排着队低声哭泣,倒不是真的为那张员外之子而难过,只因怕自己因为这事牵连上身罢了,只那小书童的难过真心为了公子。

    小书童跪地上前一步,拉着老爷的裤脚:“老爷,小人愚钝,猜想既然少爷失踪当晚现场留下了那带着奇怪的花为落款的画像,必然这事儿与那作画之人少不了有关系。”

    张员外思度瞬间:“接着说。”

    小书童伸手擦擦鼻涕:“小人已经打探过,那作画之人该是西市边上一家名为藏花阁的店主,如若老爷信任,待小人寻了那人去问个一二。”

    张员外还未发话,另一个下人开口道:“谁不知道那店主江祭臣是大理寺少卿司杨廷的哥哥,他父亲可是当朝吏部侍郎司明宇,虽说那江祭臣并非亲生,但也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人。”

    张员外一手握着桌角,唇角抖动着,却没了主意。

    小书童再次上前,满脸泪痕:“老爷,小人愿去一试,就算那人并非真的是对少爷下手的人,也可能是给我们留下的什么线索,小人跟着少爷几年,少爷一向思路清晰,小人也学的一二,不知老爷觉得小人说得可有道理?”

    张员外思度片刻,点头算是应允,对小书童挥挥手:“若见着了,还请他到府上一坐。”

    “是!”小书童擦着鼻涕,转身向外跑去。

    刚过了晌午,藏花阁的小厮有些犯懒,蹲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双手撑着下巴发呆,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儿。

    江祭臣手中一把折扇,折扇上一朵红灿灿的彼岸花,一袭轻飘飘的白衣,将头发松松散散的挽在脑后,只用一根红色细长丝带系在脑后,他白皙的脸像是没了血色,走路都轻飘飘的没有声音。

    小厮差点睡过去,一不小心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正巧江祭臣路过,伸手虚扶一把,倒也护住了小厮,小厮见是江祭臣,咧嘴一笑,之后后退一步:“公子这是要出门?”

    江祭臣轻轻一点头,一双凤眼看向门外,阳光刺目:“颜料尚未买到,顺便出去散散心,有些事,当想明白些。”

    小厮虽没明白江祭臣这看似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该是何解释,但也习惯了不该问的不多问,只跟着上前一步:“前儿约您画像的陈家少爷......”

    江祭臣将折扇甩开,慢悠悠得晃着:“再推一推。”说罢,人已经迈出去,只能看到他飘然而去的背影。

    小厮叹口气,低下头去:“生意本来就不好做,这一来二去的,谁还找上门来......您到是成佛了,我怎么办......”

    正说着,只听门外一阵焦急喘息声传来,随后,一七八岁模样的小书童冲进来,进门时还差点儿跌倒在地,他满头是汗也不管不顾的模样问道:“请问,江公子可在?”

    小厮见来了客人,自然欢喜,上前一步扶起小书童:“您是来帮您家公子约画像吗?”

    小书童喘着气摆手:“画像恐怕是已经画过了,只是有些事儿不明,还想请教江公子,如果江公子得空,我们家老爷想请江公子府上一坐。”

    小厮有了些警惕,见那小书童也是眉清目秀,不像是个哄骗人的主儿:“请问贵府......?”

    小书童渐渐缓过气息,道:“东市张员外府。”

    “莫不是前几日走失了的公子便是你家公子?”小厮的神经紧绷。

    小书童诚挚的模样,沾上灰尘的小手擦了擦脸颊上的汗水:“嗯,正是,不过我们家公子昨夜已经回来了,但有些事还想劳烦江公子一问。”

    小厮防备得向后退去:“这些事与我家公子何干?”

    小书童摇头:“若不是昨夜我家公子已经回来,恐怕现在你家公子也已经被请进大理寺了,只因这案子并非寻常。”

    小厮不满得瞪着小书童,抬手一推,就要把小书童推出去。小书童焦急,不肯出去.

    小厮也是护主心切:“你这小孩好生无理,我们家公子与你家公子毫不相识,又何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