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藏在妓院里的人

    03 藏在妓院里的人 (第1/3页)

    一众伙计手中拿着棍棒,寻着刚刚发出声音的房顶看去,只见一只大鸟模样的背影,众人皆惊,为首的伙计更是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众人身后,那小书童露出脸来,仰头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天空:“刚才那是......只大鸟?”

    西厢房内传来人走动的声音,小书童先警觉过来,慌张回头看向西厢房,见房中灯火通明,隔着窗户,能看到有人影走动,他因为刚才的事,仍在惊恐中,不觉向后退去两步,指着他们家公子所住的西厢房去:“有......人......”

    一众伙计们凑起堆来,慢慢向西厢房踱步,里面的人影顿然停下脚步,呆呆地站在门口位置,看上去煞是可怖,伙计们都不敢推门,相互推卸着,那小书童稚嫩的声音响起:“我来,倘若是公子已回......我也能心中安慰,”说着,紧咬着厚厚的嘴唇,伸出胖胖的小手,慢慢向那大门推去。

    随着吱呀一声,大门慢慢被打开的瞬间,所有的伙计都不自觉得向后退去,下意识得掩着眼睛,不敢第一时间去看那门内人,只有小书童站在原地,睁着大眼睛望着眼前人,带着哭腔:“公子,您可回来了......”

    消失一天一夜的张家公子回过头看,看向小书童,手中的书仍握着,脸上却是疑惑与惶恐。

    张家公子:“你......是谁?”

    乌云遮住了月光,路面陷入黑暗,阴影处,一矫健男子的身影闪进热闹繁华的平康里,眼中的猩红色渐渐退去,换上正常人一般的黑色瞳仁,明亮,配着他棱角分明的下颚,任哪个姑娘见了,都不觉停留一瞬,但男子却始终目不斜视,因为灯火通明,完全不被月光的隐退所影响,耳中都是丝竹绵绵和姑娘们清脆的笑声。

    这平康里不是别处,正是大唐京城最繁华之地,唯夜晚营业的妓院一条街,过往商客,京城达官贵人,哪个不曾光顾过这平康里,平康里的姑娘们各个争奇斗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甚至比那官家小姐有过之而无不及,男人们到了这里,就跟丢了魂儿似的,夜夜笙歌,一掷千金,就为了博得那些头牌姑娘们的倾城一笑。

    矫健男子面无表情的行走在莺莺燕燕之中,却似乎毫不在意,就像是没看到一般,他的脚步停在一处名为“缀锦楼”的院落侧门,能看到里面热闹非凡,丝竹不绝于耳,吟诗作对,唱歌跳舞,高雅得不似妓院。

    男子飞身一跃,便跳进侧门内去,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他在阴影中行走着,穿过院落,穿过走廊,身边不绝的红红绿绿,姑娘们见了他,反而像是过于熟悉而连招呼都用不着打一个,只待他走到走廊尽头的一处屋门前,门内亮着灯,却听不到任何声音,他敲响了门,只听里面传来一声干净好听的女声:“进来。”男子拉开门进去,并转过身来,观察无人察觉后,方反手将门重新拉好。

    “荆棘,你回来了。”说话的是个年轻女孩,跪坐在矮桌前,她看上去约莫不过十七八岁,面容姣好,肤色白皙,唇红齿白,几乎能掐出水儿来,额尖的花钿是一朵海棠花模样,粉粉嫩嫩得嵌在她的眉心,她的发间插着各种各样的金银玉器,灼灼其华,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发着无限光芒。在她的面前放着两杯茶水,一杯自饮,一杯面前却是无人。

    那叫荆棘的矫健男子只瞟一眼那女子:“玲珑姑娘也在?且不在前厅待着,又来扰我们姑娘清净?”

    这时,能听到房间的背后的深红色纱帘后,还有以女子,透过深红色纱帘,能看到一双白皙的脚,原盘坐在床上,她下床来,因为脚动,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却不走出帘子,女子柔着声音道:“都办妥了?”

    “办妥了。”荆棘对帘中的姑娘似有几分忌惮。

    玲珑摇着头笑一声,知道两人有要事要谈,她像是惯了荆棘对自己说话的语气,低着头起身,随后对着帘子后面躬身,纤细的手指挽在披帛之上,如同仙身,她低低一句:“姑娘,我先出去了。”

    帘子里的女子轻“嗯”一声:“你先去吧,记得我交代你的事。”

    玲珑低身准备出去,出门前还用那漂亮的桃花眼看一眼荆棘,而荆棘却再也没有看向她,玲珑有点难过模样,她轻叹口气,推门出去后,重新将门关上,她的心也跟着关上,刚才脸上的难过表情瞬间换成了假笑。

    迎面而来的老鸨一把将玲珑拉在手里,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哎哟我的玲珑姑娘,一转眼我就看不着你了,前厅有客人等着呢,说想听你弹曲儿,你看你今儿要不就顺了那公子?”老鸨更靠近些,“你可知今儿个来的公子是谁?那可是大人物,你跟我......”

    玲珑一皱眉头,手从老鸨手中抽出来:“妈妈这可是说笑了,姑娘应允了我的,不用卖艺,更不必卖身,你倒是拿这事打趣儿,就没个什么意思了。”

    老鸨一愣,随后笑得没了眼睛:“是是是,难得朝廷命官家公子看上你,你不上去巴着点儿,将来更是没有出头之日了。”说着再次拉住玲珑的手腕。

    玲珑还想挣脱,老鸨突然靠近玲珑的耳朵,悄声道:“刚才人多,我不方便说去,这尚书府的二公子为人不坏,但恩客永远只能是恩客,你只管帮姑娘探听消息就可,别真的动了心去,到最后回不了头,疼的便是你自己。”

    玲珑眼神一顿,看向老鸨,老鸨对玲珑点点头:“姑娘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