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晋州

    第七章 晋州 (第2/2页)

,但是对方张嘴就要嫡出公主。

    且不说白銮月若是送去和亲能不能完好无损到达俞国,他与皇后就这么一个公主,从小都缠绵病榻,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阿銮去和亲的。

    拒绝的回信已经让人递过去了,若是俞国不服便是要打战了。

    可是近年来边境已经许久没有战争了,战士们多有懈怠,俞国探子传来消息他们一直在暗中训练,怕是不好打。

    昨日太后又让他注重一下兵力调整和压制俞国的问题,不然恐怕是有后顾之忧。

    外头的太监总算是把国师盼来了,连忙尖声喊道“国师求见!”

    守在身侧的小印子连忙看向主子,又高声“宣!”

    则国的国师是没有名字的,是每一任国师的徒弟,都是无父无母的孩子。

    “参见陛下。”这段时间朝廷议论纷纷,各种流言蜚语满天飞,他自然是知道此番皇帝唤他来做什么的。

    “爱卿免礼,我今日让你来是为了……”

    “陛下可是为了俞国心忧?臣夜观天象,发现俞国方向的主星暗淡,并不会对我国造成困扰。”

    “当真?”

    “当真。”

    国师面色不变,心底却在算计,暗淡的不仅仅是俞国的主星,那主星不知为何竟然跑到了晋州方向去,而且原本暗淡的鸾星竟然突然大亮。

    而鸾星正是皇帝和皇后唯一的嫡出公主白銮月,这让国师面色一紧。

    鸾星从白銮月出生起就降临在则国,但是从未明亮过,一直暗淡,前几日不知为何突然明亮起来,甚至有盖过则国主星的征兆。

    难不成那小丫头要称帝?

    国师也只是一想,不管白銮月想不想,他也不会让她有机会!

    “可有解决的办法?”皇帝脸色缓和,又抛出第二个问题。

    “有,陛下的机缘在…边境的晋州。”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