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晋州

    第七章 晋州 (第1/2页)

    鸢尾并不罕见,但是稀罕漂亮的却还是少的,直到傍晚绣玉才告诉白銮月已经移植好了。

    少女看着桌子面前的膳食也没什么胃口,随意地吃了几口便要抢看看。

    处于两颗桃花树中间,桃花树已经只剩下树枝和几片孤零零的叶子,这会这一小片的鸢尾倒是显得各外生机勃勃,犹如注入灵魂一般。

    还没等白銮月浇完水,皇后已经赶来了,一见她只穿着单薄的纱衣披着简单的披风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

    感觉到不对劲少女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见母后脸色不对,抿唇看了一眼身侧的绣玉。

    便上去牵住母亲的手,拉着她去看那鸢尾,“母后来了,你看这鸢尾好看吗?”

    徐沐知道女儿是故意想岔开她,不想她罚绣玉,见女儿脸色没那么难看了,她脸色缓和了不少顺着女儿的手看去。

    那一丛鲜艳紫色的鸢尾盛开着,在院子里倒是有几分生机,徐沐瞪了女儿一眼,好声没好气地说道“好看,如果你能乖乖呆在殿里养着,多好看的母后都让人给你送来!”

    少女又想起那少年清越的身姿,垂眸遗憾“送来又能怎么样呢我又不会比花期长到哪去。”

    “不许说胡话。”皇后心头一疼,戳了戳女儿的额头,倒也没生气的意思了。

    “嗯,母后陪我。”白銮月见好就收,挽住皇后的手臂往屋里去。

    上辈子她向来是终日躲在幽静的寝宫里的,对宫中的时候一点也不知道,偶尔知道还是绣玉无意之间说漏嘴的。

    *

    朝政殿里皇帝坐在龙椅之上扶着额头,颇有几分烦躁,因为前几日那俞国质子的事情,搞得他头大。

    明明就是俞国那边自己搞内讧,那俞国皇帝竟然要他给个说法,搞得他这几日焦头烂额。

    若是处理不好可是要打战的,阻止这场战争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和亲安抚俞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