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死了

    第四章 死了 (第1/3页)

    绣玉虽不知道主子为何突然要换衣裳,但也没问。

    少女看着绣玉离开的背影,悄悄在暗格的药瓶子里倒了枚丸子捏在手中。

    绣玉去衣橱里挑了一套太后赏的华丽衣裙过来,见主子眼前一亮,便知道拿对了。

    这身衣裙还是今年生辰时,太后早早就让人制成的,可谓是华丽无比,刺绣精美至极,上面镶嵌的珠宝每一颗都是稀罕物。

    不过就是换上的时候有些繁琐,白銮月伸开手,任由婢女摆弄,花了一刻钟的功夫才把这身衣裙换上。

    因为衣裙的扣子都是红宝石扣,所以绣玉格外小心翼翼的,生怕弄坏了,她攒一辈子的月银都赔不起。

    看着换好衣裙的主子,绣玉忍不住惊叹,瞬间就觉得宫外首相那家自诩则国第一美人的首相小姐,若是和她家主子比,根本没有颜色。

    “走吧。”少女满意地摸了摸裙摆,将微微松散的发髻重新挽好。

    绣玉见她如此随便,想说什么,到底是没开口,伸手稳稳的扶着主子离开了殿内。

    白銮月容貌本就姝丽,即使是这身华贵的衣裳也论作陪衬,发式再漂亮也是公主心情好坏罢了。

    公主难得离开公主殿,又得了皇帝和皇后嘱咐,背后跟了一群奴仆,惹的白銮月有些心烦,眉宇微微蹙起倒也没赶他们离开。

    正午的太阳总是比平时毒辣些,少女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有些烦闷,她不喜欢这种燥热的感觉。

    但是难得出来一趟,还是晒晒太阳好些,回去定要吃枚沁雪丹解解燥意。

    太后的宫殿离公主殿不远,一盏茶的时间,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宫殿门口。

    恰巧一身穿红色衣裙的少女脸色难看地走了出来,本是要往这边走,看见白銮月就转身走另一边的路。

    看见这一身正红色,绣玉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嫡庶尊卑有别,除了婚嫁或是节日,平日只有皇后和嫡出公主才能衣着正红色。

    三公主身为庶出竟然敢穿着正红色在宫中走动?这一看就是新年时的衣物,也亏的她大太阳的穿着这身,也不嫌热?

    若是没看见也就罢了,这三公主明明就看见了自家主子还想跑,这不是心虚?

    更何况张贵妃一向和她们娘娘公主不和,绣玉怎么可能放过这个重创张贵妃的机会。

    绣玉回头招了招手,唤来了一名婢女扶着主子,直径上前行了一礼拦住了准备离开的三公主。

    “见过三公主。”绣玉快步上前将人拦住,虽跟在白銮月身边,但是她也是皇后陪嫁丫鬟出身,自然是比平常奴仆身份高一些。

    三公主白丝丝见到绣玉拦了她的去路,脸色有些难看倒也没发作,挥了挥手算是受了绣玉这礼数。

    “三公主的规矩可是杨嬷嬷教的?”绣玉站直身子,语气也少了几分恭敬。

    “是,绣玉姑姑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