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残酷

    第六章 残酷 (第1/3页)

诸多的矛盾让李凤开始有了一点的头疼。

    “很自然的结果?”李娇娇显然疑惑了。

    摇摇小脑袋后,李娇娇觉的自己是小淑女,不应该再问这件事情了,于是专心做作业,李凤也松了口气,不再去胡思乱想,也做起了作业,但不久之后,李凤拿着的铅笔笔尖一下子就断了,因为李娇娇的又一个问题。

    “那样子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很好玩吗?”

    李凤愣了下,看了一眼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同桌,然后有些艰难的回答:“李娇娇,这个......这个你将来会体会的到的,似乎......不必如此......,并且要我说我也说不清楚,说白了就是只能意会无法言传。”

    李凤还怕李娇娇会错了意,说的很婉转了很艰难了,但李凤想多了,李娇娇只是以为李凤不愿意说,瞪了李凤一眼后说:“不说就不说嘛,还找借口,喂,我可是你的同桌,你要时刻注意这一点。”

    李凤有些云里雾里了,听起来似乎是李娇娇嫉妒了,可这有什么嫉妒的?真说起来自己这样是不对的,现在好好学习努力向上才是自己应该为之投入全身心精力的,像自己现在这样子说白了就是不务正业还有贪图美色自甘堕落的典型,这都是看历史书上写的,历史上这些人比比皆是,几百上千年了还在被人批斗,怎么是一个惨字了得,并且这种事情怎么说都是女孩子吃亏吧?这是普世性质的看法了,李娇娇看自己又不顺眼怎么还会羡慕别人那样做了并且还要刨根问底的?难道......难道在女孩子们看来这种事情不是这样的?可这世人应该包括女孩子们在内呀?难道说女孩子们不属于世人这个范涛之内?可这怎么可能?否则女孩子们算在什么之内?

    其实李凤某些想法答案是肯定的,女孩子们当然是人类,但她们又绝不一样,她们属于另外一个大一统的人类民族,和其他任何种族的男人泾渭分明的很,在男人看来是普世法则在女孩子们看来根本就是无谓的事情并且得不到任何认可,在那里自有另一套公认的行事准则在执行,但女孩子们懒的跟男孩子们说罢了,就让某些蠢货们继续洋洋得意的自以为是去吧。

    更加困惑的李凤只能是点点头,示意自己记得李娇娇的告诫了,她是他的同桌,意思就是她也是有别于其他女孩子特殊的一个,自己要对这特殊的一个最起码做到坦诚一些。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至少李凤就是这样理解的。

    李凤记在心间了,可李娇娇却不满的认为李凤完全就是在敷衍自己,这该怎么说呢,这是有了一块香喷喷的肉吃就彻底没心没肺的忘记了还有更多肉的典型案例,但李娇娇正想谴责李凤一番时总算觉察到了,这样的比喻是不对的,就此事谴责李凤更是完全不知所谓和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真想起来这一番谈话和自己的想法都是混乱的和应该是无谓的,可为什么会这样!?

    李娇娇想把这一切搞清楚,但结果只是更加的混乱,最终李娇娇只能气恼的拿笔乱画课桌,大乌龟大老鼠的乱画了一通出气。

    其实很简单,看到自己看不上眼的男孩子都能和别的女孩子亲亲热热了而她大李娇娇,优秀的娇娇、漂亮的娇娇、厉害的娇娇却什么都没有还是一片空白,比较之后李娇娇认为事情不对,自己应该走在同桌前面才对,可事实恰恰相反,于是李娇娇真的急了并且真的嫉妒羡慕和不服了。

    只是这个真实李娇娇自己都绝不会去想而已。

    而李凤,连对父亲有隔阂的事情都先放在脑后了,他已经开始希望一直这样下去,但其实就在他的心底,一个清晰的声音告诉他这根本是不可能的,醒醒吧傻瓜别幼稚了,不过李凤暂时绝不会去听,虽然烦恼和问题也似乎越来越多,不过这些也都被李凤暂时搁置,因为他知道,这是成长的代价,但也不妨以后再去面对和解决,至于现在不妨且走且珍惜着这段美丽时光。

    至于自己这样下去将来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