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长生不老?

    第九章:长生不老? (第1/3页)

    中行笃挎着腰刀穿着官服匆匆踏入卫国公府,头上的冠帽戴得不偏不倚,这身行头显露出了武仪司得威风。

    一路无人阻挡,直接入正厅拜见卫国公李国源。

    李国源头坐在主位上饮茶,整个卫国公府邸之上都在收拾东西,好似要举家离开巩州城。

    京城已经来人宣旨,李淑妃恩宠不断,父凭女贵,卫国公李国源紧接着封爵之后,又官拜太府卿。

    此去便是去京城上任,替皇帝管理他的钱袋子,算得上是极受重用。

    李家彻彻底底发达了,从今以后不仅仅是皇亲国戚,还是一等一的勋贵,近日来巩州上下官员络绎不绝前来拜访送礼。

    而抱上这条大腿的中行笃更是鞍前马后,他被皇帝派遣过来保护李家,奔前跑后,便是想要借着卫国公的势爬上去。

    卫国公让他办的事情,便是近日来在整个巩州城闹的沸沸扬扬的剑仙。

    中行笃通过武仪司的情报系统,收集到了关于这剑仙的部分资料,虽然并不详细,但是隐隐推测出了其真实身份。

    李国源对于这件事情也非常关注,自家是外戚,如何讨好皇帝便是重中之重,从得知这剑仙之事,李国源就敏感的觉得这是一次机会。

    “已经查明身份了?”

    中行笃一路风尘仆仆,看起来是刚从城外回来:“据吕沧海那里探知的消息,此人出自姥山云天观,名为空尘子。”

    “只是姥山纵横数千里,古来多有人隐居,这云天观可能只是云深雾处的一隐居之地,外人从未听说过。”

    “吕沧海言行古板,我根据过往交情多番打听得知的也并不多,只是这道人言行举止也不似少年,老成之中有有些一些戏红尘的洒脱,言谈举止,见识广阔,绝非一般人所有,不能按照面相来看待。”

    “前日刺史派谢子治带着钱银赠礼前去拜会这剑仙,想要见这剑仙一面,这人态度倨傲,结果人都没见到,还被一只驴子给吓的魂飞魄散,回去大病了三天。”

    卫国公李国源也点头:“我也听闻过,据说那驴子开口能说人话,一双怪瞳能够迷惑人心,是个真正的妖怪,这道士当真是个奇人。”

    说到这里,中行笃拿出了一份今早送来的一封书册,脸色变得凝重了几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