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巩州城

    第四章:巩州城 (第1/3页)

    巩州城是方圆千里最大的城池,也是高羡下山的第一站。

    即使冬日里也显得热闹不已,沿路主干大道之上商队人马络绎不绝,高羡和吕沧海两人朝着巩州城的南门而去。

    “先生此去巩州有何事?”还是高羡第一个开口,要不然吕沧海就如同一个闷葫芦一样,全程一言不发。

    “杀该杀之人,平不平之事。”吕沧海背着斗笠和剑,骑在一匹劣马上,仿佛依旧沉浸在昨日那一剑里。

    “仙长呢?”沉默了一会,吕沧海反问。

    “除魔卫道,拯救苍生。”高羡倒靠在驴子上,翻着一本道经回答。

    然后又是良久的沉默。

    陵水自巩州侧畔流淌而出,沿河两岸堤坝种植着杨柳,若是春夏,这沿河两畔肯定有不少踏青寻友的士子和大家闺秀,画舫楼船航行于落水之上,充满了诗情画意。

    不过此刻只有冰天雪地,满目行人冻的瑟瑟发抖,佝偻着身子。

    穿过城门,街头店铺客满人流络绎不绝,走卒小贩如同流水一般从两人身旁穿过,两人拱手告别。

    告别之时,吕沧海却将一副长卷递给了高羡。

    “此卷是昔日所得的一副道尊神图,出自道门祖庭昆仑,据说藏着一些隐秘,西边蜀国的天子曾经四处搜寻此物,但是我觉得只有阁下这等道门神仙一样的人物才配得上此图。”

    看得出,吕沧海是一个高傲的人,也不愿意欠人人情。

    不论是高羡昨日救了他一命,还是那一剑对于他的启发,都算在了这幅连蜀国皇帝都想要得到的道尊图之中。

    高羡也没有矫情,收了吕沧海的赠礼。

    吕沧海带上斗笠,整理长衫:“我自练剑开始,就警示自身,告诫天地之大,强者辈出。”

    “但是不知不觉,我早已迷失在了那天下第三剑的虚名之中,昨日若不是阁下搭救,恐怕已经死在那妖狼之手,接下来我将依旧会仗剑而行,磨练剑术。”

    “就此别过。”

    二人也没有说什么来日再见的话,更没有互留地址。

    拱手相别,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大道两边离去。

    茫茫人海之中相遇是缘,能不能再见也全看缘分。

    莫问前路。

    高羡很喜欢这种感觉,好像他心目中的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